田原对话贵州点穴奇人张礼俊
本文摘要:给夏天胸闷的人儿,是你吗?——田原对话贵州点穴奇人张礼俊福贵导读听我的,你现在来做一个深呼吸,越深越好,胸口是否感觉得到那种松快自如?还是压迫而沉重呢?怕是后者大多数吧。那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,我们觉得自己还OK,可是很多无形的有型的压迫,束缚
给夏天胸闷的人儿,是你吗? ——田原对话贵州点穴奇人张礼俊 福贵导读 听我的,你现在来做一个深呼吸,越深越好,胸口是否感觉得到那种松快自如?还是压迫而沉重呢?怕是后者大多数吧。 那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,我们觉得自己还OK,可是很多无形的有型的压迫,束缚,我们难以自知。 眼下的我们不求破茧成蝶,但也想卸下这沉重的“十字架”。 关于章足呢,我们大家都已经大概了解,今天福贵带着大家继续深入一些学习,大小问题,各个击破。 田原:张医生有一句口头语,大医院治不了的怪病,都是我的强项。(笑) 说到章足,大家还要反应一会儿,说痰,就容易理解了。您把“痰”和人体衰老僵硬,各种怪病,重大疾病的关系建立起来,用章足形象化,形成独家的“章足”理论体系。实际上,距今六七百年前,元代的朱丹溪就认为:痰之为物,随气升降,无处不到,痰之为患,为喘为咳,为呕为利,为眩为晕,心嘈杂怔忡惊悸,为寒热痛肿,为痞膈,为壅塞,或胸胁间沥沥有声,或背心一片常为清冷,或四肢麻痹不仁…… 这些之乎者也翻译过来,也许就是您认为的“章足”和怪病范畴了。 张礼俊:没错,朱丹溪这是经典之说啊。我在点穴的时候就会看到这些症状,千奇百怪的。 田原:人生吃喝拉撒,喜怒惊恐,受自然与各种情绪的影响,尤其现代的美酒佳肴,盛产一些“痰”还不是和随时堵车一样,各种堵。管什么一线二线城市,三线四线县城小镇都堵啊。 工业化时代,技术爆棚,总感觉缺少温暖啊。 您发现胸骨上的“章足”,这让很多胸闷的人恍然大悟,原来这里没有癌症,但是盘踞着一条大蟑螂,不,大章足——沉积变异在骨骼上的“痰”。这些“痰”带有糖蛋白分子等,他们交叉连接,形成类似凝胶的网,形成骨垢,把胸骨包住,封锁了胸骨的弹性,就是憋闷,让你喘气费劲儿,累。 脾为生痰之源,肺为储痰之器。化痰祛瘀,一直是中医内外法所追求的高境界,张老师“点穴”出场非常及时呀。 张礼俊:大部分的医生只要看到这个东西,他就清楚了,因为它有象。古代医家很早就提出“百病多由痰作祟”“痰生百病,百病兼痰”“痰之为病,变化百端”,李时珍也说“痰生百病食生灾”。吃多了灾难就出现了。古人把疾病已经看明白了。我们学习古人的境界,不断完善,努力找到痰的根,削掉它。 比如脾虚生痰,我估计它生多生少不在于虚或不虚的问题,它主要基于粘液的各种变化,粘液在人体哪些部位呢?关节是很重要的地方,因为所有关节,都需要粘液起到润滑和保护的作用。比如说我们的膝盖,膝盖很容易受冷,受冷,里面的粘液流动速度就变慢,很容易就停留在那个地方,甚至有些地方会一点点凝固,变异为痰,我叫章足。但这是人体可代谢的产物,只是因为某些因素,寒冷啦、受伤啦等等,在代谢不出去的情况下,停滞、变异。所以我们就不能单纯责怪脾胃了。 田原:《诸病源候论》说“清稀者为饮,稠浊者为痰”。首先黏液是身体的必须物质,是五脏六腑、骨骼筋膜等等的润滑剂、营养剂、渗透剂,对于正常身体来说,它有很多很重要的功能。如果“瘀”住了,就带来麻烦。问题来了,除了脾虚之外,是什么原因让这些流动欢快自如的粘液“冷冻”了?这仿佛是一个人生没有答案的大问题。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有这些抗拒不了的东西…… 张礼俊:对,所以,要抓住这个关键问题,后面的一系列事情就有了来龙去脉。粘液变异为痰,痰变异为章足。 田原:章足,是大量时间的产物,要想解决它,就得把指针往回拨。我们一个胖编辑说,我已经记不起从什么时候开始胖的了,我就是一个水球,移动的大水球,而我们的赵老师瘦的……就是葫芦娃的四娃,喷火娃,受不了激将法,还怕冷(笑)。 张礼俊:这个比喻到位。中医理论说瘦人多痰,瘦痰,还是火痰,瘦人火大,火盛,把代谢不出去的津液烤干了,更代谢不了,附着在骨骼肌肉上,也成了骨垢。胖人水湿重可能还差一些。 田原:这么说吧,古代医家发现了痰是致病因素之一,但是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,痰的成分越来越复杂,导致从次要位置变成主要因素。恨不得半夜都在吃吃喝喝,化不成蝶的小龙虾,大螃蟹都隐蔽成了痰,想当美女帅哥可难了。 另一个角度,我发现一些高寿的老人会保暖,不动心,适合的温度也许会避免结痰,也会养好脾胃之机吧。 张礼俊:调好脾胃能治痰。包括类风湿、痛风,都需要调脾胃,把脾脏的运化功能调理好,从根源上解决一部分痰的问题。消除章足以后,人体的气血运行就改善,我这个点穴工夫呢,没有局限性,任何病都可以应用。像糜烂,满身长疮,不管多重的疮,一次性,二十分钟,效果就很好。 好多人富有“章足”,多的地方,划破了的皮肤不收口,而且还是白色纤维状组织。有的地方“章足”多,皮肤都不透气。为什么皮肤病,还有胸腔得病的人,会出现胸闷气短?就是因为不透气。为什么我们的膝盖会怕冷,或者是身体某一个地方总感觉冷或凉?就是“章足”导致的不透气啊。 诊疗见闻: 女患者:我原来是近视眼。八百还是一千,然后我做了手术,二十年前做的。手术后1.0吧,反正够用了。去泰国玩,蒸桑拿的时候突然温度升高,然后又到海里面去玩,是不是冷热那种交替,人的体温一下子受不了?本来这只眼睛视力要好一点,这次突然就看不到了,一个礼拜眼睛全盲。后来在北京301医院住院,一个主任医生让吃激素,强的松,他说也没有特别好的方法,就是大剂量激素,冲击疗法,确实视力两天就起来了,但是呢,视野不好,就只能看一个点。 田原:现在做点穴调理? 女患者:今天是第39次,有改善。 张礼俊:她这个算有难度。 田原:现在点的是太阳穴? 张礼俊:现在不是针对治眼睛,是她太阳穴这里章足太多,压迫住了,对眼睛就有伤害。 田原:能摸到这里的章足? 张礼俊:正常人太阳穴这个位置是通透的,能通到里面,你摸摸我的太阳穴再摸摸她的,对比就明白了。她的太阳穴,摸上去有一层海绵一样的东西。我们的眼瞳就在这里,这个以后各种晕眩,都会出现了。 女患者:有时候会头痛。 张礼俊:你摸她这里,一条一条的啪啪响。你摸自己可能就没有。你看我的太阳穴周围,除了皮就是骨,没有别的东西在里面,要是有的话,按一下就会痛。 田原:点穴在不同的穴位,目的在于牵制某片区域? 张礼俊:对,通过点穴提升身体代谢功能,靠自身力量化解章足,人的身体有非常强大的能量,我们点穴,也是去调动这种强大的能量。 田原:您用的穴位并不多。 张礼俊:我经常使用的确不多。针对不同的问题,比如痛经,两三个穴位就解决了,就没的痛了;比如感冒的嗓子痛,5分钟,3个穴位,就解决问题。 田原:感冒两三个穴位解决问题,是因为这几个穴位堵了,还是? 张礼俊:也不是堵了,感冒还是有共性的表现。比如感冒发烧的症状,满脸发红,全身发热,头痛咳嗽、鼻塞不通流清鼻涕。我这样配穴:泻合谷、列缺,清热解表发汗,止头痛。补风池,可引少阳之火下行,治理寒热往来,一阵冷一阵热。补足三里,引足阳明经之热下降,这样的配穴有很好的疗效。 但也不是绝对的,有时这个痛,还夹杂着其他问题在里面,痛就不是根本问题,那么这两三个穴位,就起不到作用了,就要系统性的调理。 田原:这个女孩子年纪不大,章足长在眼睛周围,看来就是体质特性决定了,性格不同展现不同的行事风格。 张礼俊:她是小时候就有。很多小孩子都有,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,这个跟年龄没有绝对关系。只是有些人长在那,有些人长在这,位置不一样。但是胸腔的“章足”危害最大,最危险,引发的疾病也多样。 我留有很多照片,一看就清楚了。有的人胸骨骨骼排列很整齐,能明显看到骨与骨之间的沟体,但是这个患者的沟体深度比常人要深。从一般人来说,会认为很正常,感觉他就是太瘦了,条条胸骨才会这么明显,但是你看他的乳头,就能发现真相,他乳头的位置不对了,乳头偏的非常明显,为什么?因为他胸骨上的骨垢,积得太高了,乳头被挤偏了。他胸骨之所以这么明显,骨与骨之间的沟缝深,是因为骨上面堆积了很多东西,这些东西我就把它称之为章足。 像这样的人来我这里的,不是食道癌就是肺癌。人们就只关注癌症问题,但是有些人他不知道,他是因为章足漫长存在而逐步形成的。 还有现在膝关节痛的人,太多了,大家都在打针,针灸……但是一直就治不好,因为他理念错了。还有放血,也是错误的,我们人体最需要的东西,都被放掉了,有些人放血治腰痛,一开始效果很好,其实他方向都错,为什么错误了?第一,放血是因为认为身体里面有堵的地方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堵,那今天放血,明天或者后天,它还会再堵,就没有找到根源,到最后,总是放血的这个局部,它会发硬,我们理解就是没有弹性了。 田原:当此处失去弹性的时候,意味着将产生章足。 张礼俊:已经在逐步地产生了! 田原:针灸、刮痧、拔罐、放血,这是民间百姓应用了几千年的外治法,外力使用不当,对身体的伤害更加隐蔽。 张礼俊:放血要谨慎。它的好处看用在什么地方,比如春天或者夏天发急症,我也叫不上名字,这个急症有生命危险,三两天不解决就要死人的,这个时候,民间医生就要给病人放血,怎么放血呢?拉着病人的手,把手臂这里捆着,就在这里用碎玻璃划破,往外挤血,很怪,放血就好。这个放血很精采。 我给您说一个打嗝的男人。刚来的时候打嗝太多了,随你摸到他身体的任何部位,他都会不停的打嗝,一次能打几千个。 田原:有点夸张…… 张礼俊:他就是这样打,绝对有上千个,几个小时一直在打嗝。从他这个病例来讲,剧烈运动对人体的损伤不可估量。他十七八岁的时候,是举重运动员,这个年轻人性格比较冲,你说举100斤,我就要举105给你看一下,结果到了二十七八岁,手上拿个杯子都困难,拿不动啊,他这个手是硬的,硬的不得了,这个手给他按倒,自己又立回来了,这两个指头啊,没给他点穴以前,看着有,放下来感觉这两个手指就没有了,不存在了。 田原:没知觉。 张礼俊:他是完全感觉不到有这个手指,什么都没有,就是空的。去医院怎么查也查不出病,但是身体就是不听使唤!我看就是全身被章足绑住了,是个章足王。他对这个章足,体会的最深刻,深刻到了什么程度?比如说吃海鲜半个小时以后,他能感觉到“章足”在动啊。他说,兴奋的不得了,身体也跟着兴奋,喝了酒也会动,肉吃多了也会动,他体会太深了! 田原:年轻时举重损伤了身体。 张礼俊:就是因为举重拉伤了,全身拉伤。他的腰椎啊,比如说这一节是对着的,他随时可以错位,也许一天能错位几次。我们的脊柱是节节连在一起的,现在这里长成章足了,章足就抵在这里。一个动作不对,嘭,错位了,这个章足就抵过去了,错位的脊椎就回不来了,这个章足老抵在这里,这个脊椎想回都回不来,回来就又被顶出去了。 我们贵阳有一个整脊的民间中医,他就去找那个人,两个人抻着他,他的老婆抻他头,另外一个人抻脚,抻好以后,这个医生在他腰上踹上两大脚,嘭,回来了,太舒服了,哎哟,舒服的不得了!但是很快又回来了,也许刚走出门,马上就又回来,就得再抻、再踹。他来找我之前,已经在那个医生那里被蹬了6年,每天啊,都要去蹬一下。比如这一天,蹬几脚以后,蹬不回去,医生就说,今天不行了,我要休息,你明天再来吧。那坏了,今天晚上可怎么过啊?就这样等啊,等明天天一天亮,又去蹬……就是刚刚这个人。 他已经在我这里点了几年了,基本都好了,这个阶段属于保养巩固。 田原:看他现在还在打嗝。 张礼俊:他为什么打嗝,因为我们这个胃经啊,它不是从这里到这里嘛,所有章足都连接到他的胃经,只要一触动,就影响他的胃,这个胃部马上就有收缩,这一收缩就有气体出来了。而且他打不通,他打的是半嗝,这个气只到这里,就出不来了。偶尔一次打通一嗝,打的下面来了,哦,太舒服了。 田原:从这个角度来说,海鲜引发痛风,也是章足表现。 张礼俊:对。一是饮食,再就是我们中医所讲的寒湿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不能乱吃的,比如我们贵州人喝啤酒,喝牛奶就不行。牛奶对人体没有人们以为的那么好。 田原:您在贵州生活多年,二三十年前,人的疾病种类和现在有变化? 张礼俊:相差大。2000年是一个分水岭。2000年之前和2000年之后的很多疾病,都发生了变化。比如乳腺增生,过去有人来找我调理还很不好意思,神神秘秘的说我哪里、哪里痛,现在的女性,来了就大声说,我的乳腺怎么痛、怎么痛,太多了。 田原:2000年前的饮食和现在有差异? 张礼俊:激素。比如我家自己种的这个菜,长得不好看。但是有些人种菜,菜长这么高的时候,它打一种催长素,叫920,打上以后,一晚上,就长这么高,就可以拿去卖了。像那个肉鸡,以前市场上很少见到,后来大量进市场,防不胜防啊!以前我写稿子的时候,就讲章足在2000年以后,必向人类席卷而来! 田原:按照您的思路,激素一类刺激了人体某种“进化”,或者异化,您给它起名叫章足。 张礼俊:对。如果谈到进化,我觉得就要长别的东西不仅仅是章足,也许癌症也是。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,章足太少了。那时候颈椎病的人也没那么多。即使身体上有点章足,也没有形成规模,没有形成“黑社会”,2000年之后,人们的生活方式变了,食品来源变了,身体里的“黑社会”也就慢慢形成了。 田原:和您的访谈还没有结束,我一直试着给读者找出行之有效,立竿见影的方法,虽然这不是我的本意。仔细想一下,一指禅也好,穴位点穴也好,要想点化“积劳成疾”如累积如山的“章足”,岂能那么容易啊,一个人的出生禀赋,或者体质基因,注定会有各自的优劣。找到自己,认清自己,了解自己,才是此生要务。换个角度,衣食住行,心法,道术,中医的外治法,现代医学等等,应该都是教给我们认识自己的方法,唯此,一生一世,且行且养生,方可步入健康顺境。 章足,是您个人境界的理解,我们的身体如同大千世界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。所以我们一起探索,开启生命智慧! 张礼俊:我们这里每天很多人,大家也是很有耐心,一边和我们学习一边点穴调理。除去一些急症,对一些慢性病来说,我觉得重要的,要有一个正确的理念,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,否则一切了之,况且一些怪病没办法认识它们,更别提手术了。您想那么多胸闷的人,恨不得在前胸开个窗口透气,这样的问题,我点上几千下也未必完全好转,它就是需要一个阶段和过程啊。 田原:不管怎样,您的章足理论让大家认知身体多了一个维度,一个方法,简便易学,坚持下去,就会获得健康。通过对章足的认知,我们试着思考,究竟是什么导演了疼痛的身体?如何试图给身体更多的温暖,体会她需要的完美温度,体会她的柔软和协调,这些都在,章足也许就不在了。 下周,继续田原老师和点穴后健康快乐的梁老师之诊疗谈话,信息量很大,愿意跟踪读下去的朋友可以关注。 />

    相关内容